2014年05月21日

意象科技“拍闲品”开放线B市场

  要闻业界资讯手机数码创投派电子消费数据专栏通信前沿动态科技园网络安全游戏电商区块链企业前沿智能硬件

  手机回收行业是一个有货为王的卖方市场,以四年前上线的“估吗”数码回收平台为例,日常的节奏是面向 C 端回收来的手机95%会在当天售出,最晚第二天全部出清。在二手手机供不应求的情况下,估吗收到的货源只能优先供给信誉好的大买家,很多中小商户被拦截在外。相对于线上的供不应求,线下的手机回收则是另一个景象:

  线下的供销渠道盘根错节,手机从跨区域回收商 - 地区性渠道商 - 门店 - 流动黄牛,最终流向 C 端用户或者拆分加工企业,在这条漫长的产业链条上充斥着信息不对称和无处不在的灰色地带。难以直接触达源头买家是小微商家最头疼的地方,层层交易之后利润空间非常有限。

  对于进货小店主,弱势同样明显,身处供应链末端,没有谈判能力,经常遭受坐地起价,货物品质不可控,一旦收到脏机或者问题机,将面临赔上老本的风险。

  “买不着”和“卖不出去”背后是渠道分散,交易难度大的现状,这是二手手机回收 B2B 交易最大的症结。

  这些线下的买卖看似不起眼,但却占据了手机回收80%的份额。根据工信部的官方数据,2014年有3.6亿台手机淘汰下来,2015年有接近5亿部,仅2014-2018年,就有超过20亿台手机闲置。粗略估计有10%的二手手机单价达到1000块钱,国内仅二手手机销售就有超过2000亿元的市场潜力。然而,二手手机线%,大部分交易集中在线下。

  针对线上的饥渴和线月上线的“拍闲品“瞄准了这个机会点,聚焦被回收平台忽视的小微商家:将线下B端货源引导到线上,快速匹配成交。在服务人群和场景上,拍闲品一边是数以万计的散布中国城乡的手机回收小摊儿、小店主、尾货待出的手机专卖店;一边是四处扫货又苦于货源不足的众多买家。对线下流通不畅的症结开刀,“拍闲品”选择了更适合 3C 产品回收市场的 “轻模式“:在线上时时公开供需信息,开放线上渠道,交易者更确定,匹配效率更高,让小而散的产业链迅速激发市场活力。上线第一周,拍闲品注册商家数量突破千人,成交金额超过百万元,促成上千笔交易。

  对于 B2B 回收平台而言,为了尽可能多地促成交易,供应端和需求端的流量越大、平台上流通的商品越多,也就越能产生规模效应。面向小微商家的“拍闲品”和面向消费者的“估吗”同属于杭州意象科技有限公司。在数码产品回收这个赛道,老选手 -- 估吗是低调的一个,在成立后的4年时间里用户量增长了10倍,成交额每年以100%的幅度增长,已经成为回收平台中的领军企业。估吗和拍闲品创始人、董事长向方逊说:“运营多年的估吗平台沉淀了众多二手手机买家和卖家资源,对于实力雄厚、信誉好的用户,已经建立了完善的分级管理和维护体系,拍闲品有坚实的客源、货源基础和快速匹配交易的能力。”对于买家,他们最担心的是货源风险。拍闲品对货品先行质检,合格货品才能在平台出售。经过质检把关,问题机被屏蔽在外。此外,拍闲品搭建了与上游手机品牌和授权经销商的合作,品质更好的官方闲置、样品、旧款、微瑕退换货也会在拍闲品出售。拍闲品自主研发的防欺诈风控系统,从手机数据、交易行为等多个纬度剔除欺诈行为。

  千亿级蛋糕必然吸引跟随者入局,向方逊认为要从这个赛道跑出来,要具备两方面优势:一是战略资源协同,二是市场服务和运营能力,这两方面能力,即使资本强力注入也是难以在短期内被模仿的。具体地说,就是用更低的交易成本、更高的周转率和更快捷的市场反应吸引更多供求方进入手机回收的生态圈,在用户流量、运营体系、征信监控、交易担保、仓储物流等配套上深挖护城河。

  如同其他行业从分散到集中,从不正规到正规,从仿制到创新,二手手机回收行业很可能也要用数年甚至数十年才能走完这样一个周期。在这样的过程中,矛盾与纠结还会继续,技术与服务的创新还会继续,模式的摸索带来的博弈与洗牌也会继续。

  3、“国际在线”自有版权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国际在线专稿”、“国际在线消息”、“国际在线XX消息”“国际在线报道”“国际在线XX报道”等信息内容,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

  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不得超范围使用,使用时应注明“来源:国际在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媒体、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使用“国际在线”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否则,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诉讼费、差旅费、公证费等)全部由侵权方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