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任正非再次回应一切:华为5G不受美国封杀影响

  在与央视的首次对谈中,任正非曾有这样的表述,时下并非华为有史以来最艰难危机的时刻;华为人一只是穿芭蕾舞鞋的脚,一只是烂脚,痛并快乐着,正是这只烂脚,解释了华为如何走向世界。

  1987年,44岁的任正非在深圳创立华为公司。从借来的两万元注册资本到国际化大公司,华为的成长有目共睹。今天的华为员工超过18万、年销售额超过1000亿美元。

  去年,华为发布了全球首个覆盖全场景的华为昇腾(Ascend)系列芯片、产品和云服务(左),并发布ARM-based处理器华为鲲鹏920(右),针对ARM原生应用、大数据、分布式存储等应用,推出基于鲲鹏920的TaiShan服务器。

  任正非:我们家人现在还在用苹果手机,苹果的生态很好,家人出国我还送他们苹果电脑,不能狭隘地认为爱华为就用华为手机。

  任正非:美国的“90天临时执照”,我们最重要的还是把我们自己能做的事做好,美国政府做的事不是我们能左右的。

  美国政客目前的做法低估了我们的力量。华为的5G是绝对不会受影响,在5G技术方面,别人两三年肯定追不上华为。

  我们不会轻易狭隘地排斥美国芯片,要共同成长,但是如果出现供应困难的时候,我们有备份。

  我们在“和平时期”都是一半来自美国芯片,一半来自华为,我们不能孤立于世界。

  5G容量是4G20倍,2G一万倍,耗电下降10倍,体积下降70%。我们有几十年都不会腐蚀的材料,这些特性很适合欧洲。欧洲跟我们沟通很密切。

  美国科技深度和广度上还是值得我们学习,很多小公司产品超级尖端,但是在我们的行当上(5G),我们做到了前列,但是整体国家而言,我们和美国比,差距还很大。

  我们牺牲了个人、家庭,是我们为了一个理想,在最高点上,我们和美国有冲突,但最终还是要一起为人类做贡献。

  任正非:我们量产能力还是很大的,不会造成我们公司负增长,不会对产业发展做出伤害。

  过去的方针是砸钱,芯片光砸钱不行,要砸数学家、物理学家等。但又有多少人还在认真读书?光靠一个国家恐怕不行,虽然中国人才济济,但还是要全球寻找人才。

  完全依靠中国自主创新很难成功,为什么我们不能拥抱这个世界,依靠全球创新?

  目前对华为有两种情绪,一种是鲜明的爱国主义支持华为,一种是华为绑架了全社会的爱国情绪。

  自己的小孩就是不爱华为,因为他爱苹果。余承东总说老板不为我们宣传。我们制止他们瞎喊口号,不要煽动民族情绪。

  提问:作为一家商业公司,华为对基础科学教育和研究有哪些具体动作 ,这将对华为未来发展有何支撑?

  任正非:华为至少有700名数学家、800多名物理学家、120多名化学家、六七千名基础研究的专家、六万多名各种高级工程师、工程师,形成这种组合在前进。

  我们自己在编的15000多基础研究的科学家和专家是把金钱变成知识,我们还有60000多应用型人才是开发产品,把知识变成金钱。我们一直支持企业外的科学家进行科研探索。

  任正非:其实华为没有哲学,我本人也不学哲学,我认为华为所有的哲学就是以客户为中心,就是为客户创造价值。

  华为不轻易允许资本进来,因为资本贪婪的本性会破坏我们的理想的实现。我们只为理想而奋斗,不为金钱而奋斗。

  市面上很多关于华为的书都来自网络资料,很多不真实,但是我也不反对,因为做书的人也需要生存。

  提问:未来的不确定性在增加,假设公司在遇到一些问题,分红和收益会不会受到一些影响?

  华为的收益下降也是会下降的,连续三十年分红都超过30%。还想分到什么时候,别人批评我们,我们每年都在批评常务董事会,每年利润增长太大了,太厉害了,战略投入不够,他们去年的还在检讨,今年可能会减少一点。

  任正非谈家人: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小孩,我创业时太忙,与她们沟通时间少,我年轻时公司处于生存的垂死挣扎中,经常几个月很少与小孩有往来,我亏欠她们。

  她们自己对自己要求很高,她们很努力,比如小女儿小时候每个星期要跳15个小时的舞蹈,大学时做作业做到凌晨两点,甚至四五点钟。

  春节的时候我判断美国‘打击’的时间出现是两年以后,我们还有充分时间做准备,孟晚舟的事件让我们意识到时间可能提前了。